立即订阅

诗人8年贴钱办诗刊诗报节能

2020年09月23日 01:09 来源于:离岛财经网
“别人说我养了个缪斯情人。” 日,诗人、评论家陈剑文在接受采访时表示:“而我个人当做多养了一个娃。”在文学日渐式微的时代,在众多纸媒从业

“别人说我养了个缪斯情人。” 日,诗人、评论家陈剑文在接受采访时表示:“而我个人当做多养了一个娃。”

在文学日渐式微的时代,在众多纸媒从业者感叹江河日下之际,在金钱成为现实社会衡量成功的唯一标准之时,珠海却有2位痴心文化、痴迷文学的诗人,坚持8年自费创办诗刊、诗报。

陈剑文在珠海市区一家出版公司做,曾著有诗集《看天的男孩》、《陈剑文诗选》、《无风而动》、《再看一眼自己》、诗歌评论集《诗意人生》等,主编过诗歌赏析集《当代华文诗人抒情诗选》。他从2005年起开始自费创办《情诗》季刊。

与陈剑文同样痴迷缪斯的青年诗人步缘,他曾是一个从工厂流水线奋斗出来的成功者,现在珠海城职院校企办工作,已结集出版诗集《初春的雾》、《多情的早晨》。他在2004年11月11日召集一帮打工诗人,发起创办《绿荫诗报》,8年出版了40期报纸,如今美籍华人诗人非马、新加坡作家林锦、香港诗人秀实等应邀兼任该报顾问。

陈剑文创办的《情诗》季刊 2开本,厚达120多页,除了收录包括国内诗人、海外华人诗人的情诗佳作外,还发表了一些诗坛新人的作品。陈剑文告诉取得人类的控制权;WAR被带到暗黑议会前遭到起诉,自己每期印刷花费四千多元人民币,算下来一年下来要花一万二千多元,他说:“就当是养个孩子。现在养个孩子一月不要一千多吗,我办这个刊物就当作孩子养,这样想就有意思了。”他创办《情诗》季刊后,立下过这样的规矩,从此“不吃请,不请吃,省下银子办刊物。”

步缘创办《绿荫诗报》,8年时间累计付出近五万元,他对畅谈了自己的想法:“在人们越来越浮躁的今天,我们就是要通过写作、办报唤醒更多人关注文学。以此激发他们的阅读兴趣,有效地引导他们心灵从善发展。”

“青石板上也长得出灵感,”陈剑文认为诗歌的生命是与生俱来的,即便有低落或者低潮,也不过是新陈代谢的过程,只要文字不灭,诗歌就能永生。他很早就将诗歌事业定位为公益事业,他觉得为编诗刊花钱,跟捐助孤苦老人、失学儿童都是一样的,都是自愿奉献爱心的一种行为的体现。陈剑文说自己的诗歌热情要比诗歌水平重要:“我的诗歌热情一直在内心翻滚,尽管这些年我本身已经很少写诗歌了,但我觉得要为诗歌做些力所能及的梳理和积累工作,这就是为人作嫁衣的乐趣。”

在步缘看来,一份诗歌民刊应大力倡导民间草根写作。“一个爱好文学的人,写作是他最好的知心朋友,而很多成功的打工者的习作即成为众多打工者的理想航标灯。”2010年11月,《绿荫诗报》设立了珠海首个民间诗歌奖,除了持续每年评奖外,2011年以来他又推荐了15名打工诗人加入珠海市作家协会,组织珠海12名打工作者加入广东省青年产业工人作家协会。

自费办刊是一件吃力不讨好的事情,陈剑文曾受到过亲人和朋友的压力,对于各类劝阻和讽刺,他始终坦然相对,不做解释,也不做任何说服的尝试。他在处理诗歌与家庭的关系中格守一个原则:要吃饱饭才写诗,“我始终认为家庭代表着,我不会让家里人饿着肚子来供养我的诗歌。家庭在支柱不倒,诗歌在精神不死,如此,生活就活生生了。”

步缘则是一个从农村出来的游子,他居住在老旧小区的低矮房子里,每天要坐两个钟头的车程往返家与单位之间,在工作之余还要争分夺秒地写时评、整策划赚取银两补贴家用。对于办报这样的巨大金钱投入,他表示自己只是出于对诗歌的热爱,出于对底层草根情怀的坚持变化赶不上长官的一句话。

编《情诗》八年来,陈剑文的头发白了一片,他抬头望着天空:“诗歌爱好其实是心魔,人一旦真爱上,很难自拔的,每个真正写过诗歌的人,估计都会有这个感觉!”

步缘的眼睛望着,里面透露一股热情和澄净:“尽管成功标准有高有低,但有了奋斗的目标和方向,加上坚定的意志,就能有力地抗拒人生的麻痹和堕落,向成功的彼岸迈进。”

(:野狸红)

厦门有没有白癜风医院
信阳治白癜风专业医院
治灰指甲的亮甲贵吗
关键词:
友情链接